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云倾 > 黑坤魔狼
    “想要我命的人和魔兽都多了去了,只是他们都成了死尸”暮云卿的话说的极为张扬却带着自信,她不是不知道自己与重牙白虎的实力差距,可那能怎么样,若自己都放弃希望了那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重牙白虎听完暮云卿的话不仅没生气反而发出了愉悦的笑声“你小子倒是有仇必报的主,那群魔兽大军是你故意引来此处的,目的就是想借我的手除了他们,可你就没想过自己会死在我手里?”。

    “置之死地,方能后生”暮云卿能明显的感觉到重牙白虎对她的态度好了一切,却不知是和缘故。

    重牙白虎打量着暮云卿道:“小子,你很有胆色,但你怕是忘了一点,我这可是死门,来了此处还能活着出去又怎么能叫死地”。

    重牙白虎的双翼一扇掀起一阵狂风,肆虐的狂风正面迎向暮云卿“庭照铠化,烈阳十三舞”。

    暮云卿手持逆鳞剑在空中舞的熠熠生辉,赤金战铠的包裹下整个人威风凛凛,逆鳞剑的剑气犹如在舞蹈一般无视飓风的存在,在将重牙白虎围在中间从十三个方向不断的发起进攻,十三道剑气配合的相当默契,哪怕重牙白虎实力高深却也双拳难敌四手,在剑气的强攻下魔兽体的表面出现了不少轻重不一的伤害。

    然而此时重牙白虎煽动双翼腾空而起,一道白色火焰穿过剑气直逼暮云卿面门而来,暮云卿周身气势暴涨,长发也在空中随意而舞,面对那道蕴含极强威力的火焰暮云卿不闪不避迎着火焰而上“天地一剑,梵天隐”。

    重牙白虎大惊,这一剑所蕴含的力量足以媲美高阶元灵宗,由于烈日十三舞那十三道剑气的限制,重牙白虎不得不正面迎上这一剑,紧接着空中便是一场超强的能量爆破,一道身影在爆炸中被震的老远。

    那道身影的主人真是暮云卿,在能量相撞的一瞬间暮云卿立刻催动穷途,靠着梵天隐的反冲力再加上重牙白虎的超强攻击和烈焰的三道作用力下成功的震出了死门的范围,哪怕重牙白虎想追也是不可能的。

    暮云卿被震飞后重摔在地上滚出了十几米的距离当场口吐鲜血,暮云卿的元气都用来支撑梵天隐的剑气输出,身上所剩的保护也仅剩东庭照的魔兽战铠,若不是魔兽战铠的保护力强横恐怕现在她已经被轰成渣了。

    而重牙白虎那边硝烟尽去后发现没有暮云卿的身影后重牙白虎发出愤怒的虎啸声,虎啸在整个神阶遗址不断的回响,暮云卿一手撑起身子靠在墙边不由的感慨自己这条命还真的硬的很。

    虽说侥幸死里逃生,但暮云卿也受了不轻的伤,于是召出东庭照和水窗黎在一旁护法,自己则开始做调息养伤。

    距离暮云卿进入神阶遗址已经有小半年的时间了,在里面弯弯绕绕的却怎么也在不到生门的所在地,生门就像是长了脚一般在和暮云卿玩捉迷藏,日子长了暮云卿也渐渐的放宽心,反正急也急不来,就当是来此地苦修了。

    暮云卿伤好之后便又开始了漫漫寻门之路,有了上次的经验暮云卿可学精了,若是敌军太多之时便让水窗黎他们放出魔兽威压稍微驱赶一下魔兽,否则若是再像上次一般不让他们帮忙引来一大堆追兵,她就算是有几条命也不够这么的。

    这样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两年,暮云卿从七阶灵元灵师到了现如今的七阶圣元灵师,这两年的时光就像做梦一样,关键还是噩梦,无尽的杀戮,暮云卿身上的衣衫被鲜血染湿到凝固,凝固又染湿,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浅的伤口也就擦破点皮,而深的伤口甚至能见骨。

    也正因如此高强度的苦修才能让暮云卿短时间内到达此种实力,暮云卿用自己的血在神阶遗址内所有的路上都留下了印迹,只要看到墙上地上有血迹便知晓这个地方她来过,也就是靠着这个笨办法暮云卿才找到了生门所在地。

    暮云卿踏入生门的石室内,石室里熟悉的场景让暮云卿不经打了个冷颤,就是那座石台,当初解除封印之时历经凌迟般痛苦的地方。

    “窗黎,该布阵了,这个鬼地方多我一刻都不想多待”。

    水窗黎一袭白衣,银冠束发抱着梵海问心琴出现在暮云卿的面前时与暮云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白衣倾城的翩翩公子,另一个则是满身血污头发凌乱身上散发着杀气的怪物。

    水窗黎不敢大意,定天阵设阵十分凶险稍有不慎便会遭到反噬“以鲜血沿着石台周围的地上画出六芒驱魔图,以石台之上的空间通道提供能量,同时在六个角留下死气的气息”。

    暮云卿闻言用逆鳞剑划破手掌,召着水窗黎的话在石台周围画起了图纹,由于石台面积较大,暮云卿将驱魔图画完后脸上煞白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由于定天阵含有极强的能量,设阵之人必须将自己融于阵中不得使用魔兽铠化保护自己,否则定天阵会将魔兽的能量当初外来入侵,并对其发起猛烈的攻击,因此设阵之时暮云卿不管经历什么都只能凭着自身的力量去硬抗。

    设阵的前奏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水窗黎在此阵之上在加了一道禁制,防止在定天阵起后发生意外阴尸冲破封印。

    而后水窗黎化作一道流光回到魔兽空间内召出梵海问心琴的灵体准备随时配合暮云卿的行动“卿儿,将阴尸放于阵中”。

    暮云卿去下手中的空间戒指置于阵中,由于阴尸的数量太多若是将他们都放出来怕是整个石室都塞不下,因此只能采用这种方式,顶天阵起后暮云卿在操控这空间戒指,将里面的阴尸陆续放出,只不过这样消耗的时间会增加很多,对暮云卿而言也是极大的挑战。

    暮云卿抱着琴闭紧双目将自己的心态放平,双手轻搭在琴弦之上感受这里周遭的能量,暮云卿指尖轻触,一道琴声突然响起,随着暮云卿指尖的动作,一首悠扬的琴曲下不算太宽敞的石室内回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extree.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extre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