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十年代小福妻 > 第011章 热情的邻居
    “也没粮!”温老太气恨地说。

    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一定论起巴掌扇过去。

    平时看这死丫头蔫蔫的,还算听话,这两天怎么像只刺猬?

    扎得她心肝脾肺到处都疼!

    温老头看老太婆吃瘪,想找回脸面,急忙上前解释:“暖丫头,家里实在没钱,也没粮,还要退亲……我们实在没办法。”

    “呵呵,爷,当初接的钱呢?”

    “这不是给你大龙哥过礼了……”

    “哦,我知道了,大龙哥的婚事比我们父女的命都重要!”温暖毫不客气地揭开遮羞布。

    温老头再厚的脸皮也红了,好在脸黑皱纹多。

    他正想说什么。

    高队长走了进来,“听说你们决定分家了?”

    “这不是孩子们想分,我们老了说了不算!”温老太满脸委屈的抢先开口。

    温成杰心被打击得稀碎,合上双眼,不想再说什么。

    张桂花母女都想早点跳出这虎狼窝,更不想节外生枝。

    反正群众的眼睛是亮的,大家都明白其中的猫腻。

    家很快分了,在高队长的敲打下,温老头总算舍出了五斤玉米面,两篮子地瓜。

    当然所谓的婚事作废,退亲由老人张罗。

    写了分家文书,温家老宅、温成杰、以及大队长各自存一份。

    高队长看着温老二家,病的,怀孕的,弱小的,顿生同情之心。

    “我给你们找处住的地方吧?”

    温成杰语气颤抖的说:“高队长,太感谢了!”

    他为这个家勤苦了半辈子,才发现家人还不如外人!

    “队里的五保户钱老太几个月前没了,她那房子空下来了,破是破点,不嫌弃借你们暂住。”

    尽管死过人的宅子有点忌讳,总比没处安身强。

    温成杰夫妻千恩万谢,大家七手八脚很快帮忙把东西搬过去。

    看着长满野草的院子,漏雨的房子,温暖心中叹息。

    “爹娘,这房子现在住还好,等雨季来了,根本住不了人。”

    “先住着吧,过几天再求人帮忙苫房子!”张桂花叹息着说。

    温暖皱了皱眉头,也只能如此了。

    她立即抓起唯一的破镰刀,割院子里的野草。

    如今,她可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这力气活必须她来干!

    刚割了一会,就累得气喘吁吁,细长灰黑的小手脏兮兮的。

    温成杰心疼地抢过镰刀。

    “暖丫头,我来吧!”

    “爹,你还是躺着吧,咱们刚分家,让人看见你干重活,传到爷爷奶奶耳中,又要生是非了。”

    家里没有外人,院外好像也没人。

    “温瑶,你去院门口看着,来人我就回屋装病。”

    温瑶听话地到院门外看守。

    温暖这才放下镰刀,心中感叹,她这身体真是太弱了!

    院子里有口水井,也许是常年不用,里面的水看起来浑浊不堪。

    “这水也不能喝呀!”

    看了眼日头,明显已经到中午了。

    从早晨忙到现在,全家人两顿没吃饭,明显都饿了!

    温暖把打上来的水倒进瓦罐里,随手点着火,煮三个鸡蛋。

    “娘,你看着锅,鸡蛋熟了你和我爹还有妹妹先吃,我这就去打水。”

    她拎着水桶,走出院门想去打水。

    刚走了十几米,斜对面院门有个中年妇人热情地打招呼:“温丫头,你们刚搬来吧?”

    温暖依稀记得,这妇人姓宋,丈夫失踪了,她带着两个儿子生活。

    大儿子二十三四岁,二儿子也十**了,由于穷,两儿子都没成家。

    人家笑脸招呼,温暖也点头回应。

    “是宋大娘吧,我这想去打点水,院子里井水不干净。”

    “我家有口井,水可甜了,你过来打吧。”

    温暖心中感叹,这世上好人总是有的!

    她感激地说:“宋大娘,那谢谢你!”

    “没事,以后是邻居,什么时候用水来打就是。你这孩子细胳膊细腿怎么打水呀?我家大娃正好上工回来了,让他打了给你送去算了……”

    宋婆子明显是个话唠,边说边领着她走进院子,张口对着屋里喊了一嗓子。

    “大娃,出来帮妹妹打水!”

    这也太热情了!

    温暖深知,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急忙拒绝:“宋大娘,真的不用,这已经够麻烦的了!”

    这时,从屋里走出来一位年轻汉子。

    只见他光着膀子,下身穿着件补丁落补丁的脏裤子,脚上趿拉着一双草鞋。

    黝黑的脸庞上一对三角眼,一个醒目的塌鼻子,加上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仿佛非洲来的难民。

    看到豆芽菜似的温暖,他双眼顿时亮了。

    挤出点笑意,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

    殷勤的语气说:“原来是温家妹妹,听娘说你们搬来了,我来帮你打水。”

    温暖头脑相当清醒:难道宋婆子是故意呆在院门口,就为了堵她!

    村子不大,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会传扬开。

    这两天温家发生的大小事应该都传到了宋家母子耳中。

    两世为人,温暖的警觉性早就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娃。

    感受到宋大娃**辣的眼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母子一定以为温老二得了痨病,家中还有一个大肚婆。

    穷途末路,他们正好乘隙而入。

    此刻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当宋大娃脏兮兮地走到身边,想接她手里的水桶。

    她急忙退后几步,把水桶藏在身后。

    “宋大娘,我就打桶水,没想给你们母子添这么大麻烦,既然不方便就不在你家打水了。”

    宋大娘没想到弄巧成拙,急忙解释。

    “温丫头,我这不是看你力气小,乡里乡亲的帮下忙吗?没想到你这孩子多心了。既然这样,你自己打水!”

    心中暗骂:这丫头真机灵!

    宋大娃听娘说话,也困惑地停住了手。

    温暖快速走到水井旁。

    熟练地摇起了轱辘把,这玩意前世今生没少用。

    很快把搅上来水斗里的水倒进水桶,拎起多半桶水摇摇晃晃地往回走。

    暗暗决定,以后绝不来宋家打水!

    到家以后,立即在把早晨解刨好的田鸡清洗干净,用瓦罐煮上,洗了几个地瓜削进去,又撒了两把玉米面,放了点盐,饭很快就做好了。

    全家人热乎乎地吃了顿饱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extree.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extree.cn